我们倡导探索、睿智、开放、分享的旅行态度。强调行动与思考力,不盲从、不流于表面。在旅行中认知真实世界,积极探寻自我。提供最有价值的旅行资讯以及最实用的旅行经验!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运动/户外 旅行者 54℃ 0评论

  泸沽湖摩梭人

  在美丽的泸沽湖畔,在格姆女神山的护佑下,摩梭,如一部难解的孤本,存在已千年。世界太多的目光聚焦于她的走婚习俗,猎奇,因而引发许多的偏见。这个暑假,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地社科考队一行十四人深入泸沽湖畔,探知旅游开发下摩梭文化的变迁历程。这个遗世独立的母系部落,终于向我们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对生命的敬畏是摩梭人的立身之本

  8月6日,小落水村的森诺大哥邀请科考队参观了他们家三百多年的摩梭老屋,在昏暗古朴的木屋里,在神圣的火塘旁,他为科考队讲述了摩梭人的文化。摩梭人属于纳西族,是羌族的后裔。战国时期从青海一带游牧而来到泸沽湖。在这里达巴教和藏传佛教并存。达巴教讲究天、地、神、宇宙感应关系,要求尊老爱幼,团结友爱,同时敬畏自然,崇敬自然。格姆女神山就是最好的例子,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摩梭人都有转山节,以此“祭拜”神山。

  对于当地人来说,他们的文化和传承都在经文中,达巴若是走了,摩梭的根就没了。而达巴只传内,不传外。主要是舅舅通过每天晚上的两句口述传给外甥,第二天要求外甥背诵记忆,十八年的学习,外加五年的实践才能独立运用。学习过程极易被打断。

  在摩梭人最集中的永宁镇现约有八大氏族,往下每个姓氏都至少有一个巫师,而现在即便老巫师提供开放态度,免费提供早茶,夜宵,且免费教学,依旧很难招到传承人。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奇特的婚姻——精神伴侣而非生活伴侣

  摩梭人的婚姻是让许多人倍感神秘的“走婚”,科考队也了解了当地的走婚风俗。8月12日晚七点,在格则多吉家里,他跟大家分享了关于摩梭人走婚由来的美丽传说:创立走婚的是当地最早的一任女王,她和外村的一位小伙相互爱恋,因部落贫穷,遭到男方母亲的阻挠,最终他们没能走在一起。女王希望相爱的双方能享受美好的爱情,而不受物质生活的羁绊,故创立走婚。

  有趣的是,起初似乎是女追男,后来才变为男追女,而且期间会设立重重阻碍来考验对方,最终互相约见的都是真心喜爱的人。

  跟外界谣传的所谓的“女儿国”不一样,他们对爱情有着崇高的敬畏,是不会轻易地“诽谤玷污”的。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原始与现代并存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是中国人的永恒追求,而在摩梭人的生活中,“共产主义”又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在大家庭里,祖母作为精神领袖,达布作为CEO,大家共享财富。大落水村的阿哥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颇为生动。

  教授们做人文研究,告诉摩梭小孩让他们在家里问亲生母亲是谁,结果小孩在家里挨了狠狠的收拾,然后教授赶忙向家中人挨个道歉。在摩梭大家庭中,每一个小孩都是所有人的,甚至十岁前都不晓得亲生母亲是谁。家里的阿妈们,顶多按辈分论一下大妈、二妈、三妈等等。

  在这样的大家庭全家人合理分工,财富共享,家庭结构很是稳定,而且最发人深省的是这样的家庭将“很大程度上”杜绝孤儿和孤寡老人。

  旅游——传统与现代文明的碰撞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作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旅游给这里带来了无限的商机,住宿、餐饮、骑马、划船、晚会表演等等,渐次发展成熟。但旅游开发也对摩梭传统文化造成巨大的冲击。

  首当其冲的是分家问题。原始摩梭人受环境影响,为半耕半牧的生活,大家庭内人员分工明确,家庭结构稳定。因为旅游的契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个人对大家庭的依赖程度降低,加之利益分配与私利的矛盾,更激化了小家与大家的冲突。虽然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如限制土地分配,教授们也在积极寻求保护民族传统的方法,但是摩梭大家庭仍面临着分裂的危机。

  其次便是最令人头痛的人口流失问题。现在教育资源多了,越来越多的孩子念书离开了老家,加之交通愈加便捷,也有非常多的人外出打工,传统的大家庭变得难以延续,过去普遍存在的三十几口人的大家庭,现在已是凤毛麟角了。

  但在发展中也看到了当地人民的智慧。以大落水村为例,在管理局统一管理之前,大落水成立了管理小组,分管旅游的各个产业,每家出人,利益按家户平分。遇到管理漏洞,或利益矛盾立刻开会,商讨最公平策略。

  在传统保护这一方面,当地也修建了摩梭民俗博物馆,组织民俗歌舞表演,摩梭家访等等,既带动了经济发展,又宣传、保护了民俗文化。8月9日,科考队走访了位于温泉镇的摩梭文化传承手工作坊。阿七独支玛是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也是这家手工作坊的核心。她的儿子阿七尼玛次尔热情地接待了科考队,和大家讲述如今摩梭文化传承的现状。手工作坊试图将摩梭传统图案和工艺与新潮的设计相结合来打开市场,这不失为一种顺应时代潮流又保护传统文化的好方式。

  保护最后的净土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在阅读的一些文献中提到了个人增权,即调动当地民众自己的力量,通过自己“觉醒”和自我学习,挖掘文化潜力,合理利用新技术,一方面壮大整合旅游产业,另一方面寻求传统文化保护和发展良方。

  在保护传统这个问题上,一方面是当地人的力量不集中,不成规模;另一方面是缺乏高效稳定的研究、实践及推广。科考队认为只有大多数的当地人都全力投入保护传统的思考及努力中,传统的延续及发展之路才会更加昌隆。

  在泸沽湖观景台上,国家地理的标志牌上写了这样的话,“观景角度:全景,观景时间:全年”。春夏秋冬,四面八方,泸沽湖就像一个精美的玲珑宝盒,叫大家如何能有厌倦?

  她的水可以那么透,天可以那么蓝,人可以那么亲密美好,文化也是那么神秘多彩。多么希望泸沽湖畔可爱的阿哥、阿妹能齐心协力保护发展我们的泸沽湖,我们的传统文化。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徒步——朝圣之路

  13号早晨九点科考队正式背上登山包开始雨崩徒步。在起点位置大家拉起队旗与社旗,并与赞助商旗子合影。由于前面是近十多公里的上坡路,MBC的登山杖对我们整个行程帮助很大。

  天气晴朗,阳光照射比较强烈,再加上山路坡度较大,需要适应,所以走的并不轻松。幸而大家在平时有充足的训练,耐力相当不错。一路数着电线杆数终于在下午一点前到达南宗垭口:海拔最高点3729米。整个队伍都被兴奋和喜悦包围着,纷纷拍照留念。近处,是布满经幡的树林,远远地,是隐约若现的缅茨姆峰。

科考探访|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实践团探秘泸沽湖

  队伍在休息站充分休整后,再次出发,前往当天的目标地:雨崩村。接下来的路都是下坡,更清晰地见到了期待已久的雪山。远远的可以望见山上的冰川,圣洁的雪峰隐匿在云间。腾舞的云气、银白的雪色、苍翠的山林和挺拔的山峰融为一体,漏斗型的冰川倒挂在半山腰。观赏着美景,不知不觉间便到达上雨崩村。见时间充足,在落脚的旅店休息片刻后,大部分队员轻装上阵决定去神瀑看看。

  一路是原始森林,自然风光无限好。到达距神瀑还有1.7公里的休息站时,大家都为眼前的美景所折服,缅茨姆峰宁静地伫立,旁边五冠峰永生守护。当地人叫五冠峰为吉娃仁安,藏族传说吉娃仁安是太子妃缅茨姆的贴身扈从。于是这个美丽的传说便随着冰川融水流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圣洁,是每一个初见她的人内心的咏叹。由于时间及天气因素,大家不得不止步于神瀑前1.7公里处。这1.7公里,有遗憾,但更多的是内心对神山的崇敬,那份只可远观的心情。

  雨崩,是一个可以将你的心都留住的地方。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心中着实不忍。然而,行囊在肩,沿途美景当作陶冶性情,而非人生羁绊。永不止步便是科考队员的精神。

  出雨崩,走尼农大峡谷,路有一米来宽,右手边就是百米悬崖和呼啸的河水,若遇驮物的马队,只能人站在靠山体一侧,等马队过去方可通行。一路领队小心谨慎,大家互帮互助,于下午两点左右,安全抵达徒步终点—尼农。累,热,真想来瓶冰雪碧,庆祝科考队徒步成功。

  最后,感谢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校团委及体育部对活动的帮助,感谢Big
Pack、纳丽德、MBC、爱路客、绿色丛林、户外帮、华辰北斗、绿野对本次大学生暑期实践的大力支持。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大地社2016年科考队简介

  2016年3月24日,科考队正式面向全校招募队员。结合一个月试训表现与考核成绩,队伍成员最终确定,科考队于4月25日正式成立。之后,队伍一直在为科考活动的顺利进行做各项准备并成功申报了地大社会实践团。本次活动将前往泸沽湖进行“旅游开发与民俗变迁——以泸沽湖摩梭族村落为例”的主题调研并完成梅里雪山小转山徒步路线。此条线路途径大片贫困地区,我们将在贴近当地生活的同时尝试挖掘在暑期活动之后可以执行的公益项目。这样的活动设计旨在让队员与所到之处建立深刻联系、发现自我、激发思考、关注社会、关切他人并且体会户外精神。同时,科考队的成立也将为大地社注入新的活力,成为登山与骑行之外的又一品牌活动并为恢复登山科考积累经验。

PS:如果您喜欢旅游或者想找个同伴一起旅游的话,qq群(521274868)/关注微博(et59爱旅行)/微信(et59旅行者)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