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倡导探索、睿智、开放、分享的旅行态度。强调行动与思考力,不盲从、不流于表面。在旅行中认知真实世界,积极探寻自我。提供最有价值的旅行资讯以及最实用的旅行经验!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境内 游上玩水 58℃ 0评论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由于做的是建筑规划类的工作,每次旅游的目的或者计划,总会有些“各色”。一般人看“美丽乡村”,强调的都是田园般的视觉观感,然而我们如果去的话,总要挖掘一下,是什么造就了“田园”――也许是发达的交通,使得人们可以乘高铁或者长途巴士就能直达;也许是发达的服务配套,虽不能直达,但酒店民宿可以将车直接开到机场接送;也许是村镇富有,在改革开放的时候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现在可以放慢发展的脚步,做一些更加宜居的实践。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比如,浙江诸县的民宿,有很多其实就在县城边缘,虽是民宿,但是每个拐角都是有设计的。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剑山农庄的特色菜之一锅巴,上面的梅干菜被炒出了肉的质感。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农庄里的狗。

  浙江的民宿与台湾的有些类似,就是在有钱之后“然后求丽”。因为有了钱,而且不光是上海一个地方有钱之后,人们普遍开始追求周末的休闲,并且不能失去城市生活般的品质,民宿应运而生。北京也有钱,但是却不像长三角那样贫富差异较小,这样的结果就是低成本、低品质的农家乐比高品质、高价格的民宿数量更多。倒并不是因为北京人花不起钱,而是与“灯下黑”的周边地级市一起计算的话,能负担得起“民宿”的人口就被稀释了。于是“民宿”反而成了稀缺资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如果只是住住农民房的话,不算是住民宿。毕竟民宿的生活质量是以城市的角度来衡量的,偏僻落后的,虽然保持了“民间特色”,却过于艰苦,不能做休闲放松之用;如果是“包邮帝国”的富裕农村,家家都建“小洋楼”,千村一面,处处巴洛克,也失去了“田园”的本质。民宿讲究的是“返璞归真”,与农民自建房相比,并不追求“先进”的材料和施工,反而采用的传统技术更多。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这次去安吉,其实不是为了体验民宿,而是为了“探班”――协助工坊与任卫中老师合作的夯土建筑设计和施工的暑期班。一个北大的博士后研究员,一个英国AA(就是培养了库哈斯、扎哈、UNStudio等著名建筑师并且曾也由他们执教的学校)毕业的海归建筑师,一个从90年代起就热心于生态住宅实验的“非科班”研究者,带领一群大一到大三的建筑和土木专业的学生,自己动手建出点什么来。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任卫中老师本身是安吉港航管理处的一名普通职工,并非建筑科班出身,但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关心环保,开始了传统技术的改造实验,自掏腰包在村里种植树木,并给村民宣讲环保理念,在县政府的支持下,开始在家乡统理村进行试点,改造道路,绿化环境,清洁河道……在他日复一日的努力下,剑山村也成为了环境教育实验基地。而他的夯土建筑材料和施工建筑,现在也用在了很多著名的生态旅游乡村的建设中。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他的乡土建筑实验,在安吉剑山村。第一栋房子从90年代就开始建设,一直在改进。安吉不缺竹木,因此室内大量运用这些材料。第二栋房子,楼下有学生们在讨论方案和施工,二层则被用作讲座空间。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Workshop是建筑专业长期以来的传统,即由“师傅”带领,一群年轻人一同做一些设计,建一些东西,体会软件和模型与真实比例之间的差别,体会不同的材料在真实状况中给人的不同感受,自己亲手夯一段矮墙,刷一面内墙,体会一下施工中建筑原料的配比的变化会带来那些惊喜和失望,甚至还可以让学员在以后“盯现场”的时候,面对包工头“you can you up”的挑衅,自己真的建上1:1的模型,让包工头甘拜下风。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做建筑不是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宅在屋里建模画图(还往往是手画图,那是50年前的事情)就可以了的,还要与施工方沟通。而在像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国家,施工方主要是进城农民为班底的队伍。他们学到了技术,便在村里,或者进城打工。然而受制于文化水平,他们多少都希望“一招鲜”能够吃一辈子,并且觉得“越贵的材料和技术越会让人觉得有面子”,对“城里人”比较感兴趣的传统技术或者材料非常有抵触心理,“觉得土”,哪怕那种传统材料的施工技术被改善到甚至比常见“高科技”更有技术含量也是如此。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在实际中,传统乡村建设的人并不是农民本身,因为没有专门的培训和严谨的训练,而是木匠泥瓦匠等匠人(现在是施工队)。像谢英俊那样推广“农民自建”显然过于理想化。虽然宅基地都是自己的,但毕竟不是专业匠人,一般农民对教授“自己怎样建房”兴趣缺缺。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而包工头呢?前面说过,他们在观念上是保守的,不肯轻易接受新事物,结果就是任老师的培训班吸引的,都是建筑和土木专业的学生。其实这样也好,毕竟很多人也是县城出来念书的,老家还有点地方可以自己实验,比如给村里的爷爷建个自宅,村里人一看觉得好了,就会要来图纸自己也仿建,或者网上购买设计,摆脱了原来“贴瓷砖”的传统。德清、宁波等地很多村镇的建设,都表现出了“建筑系的图纸流入”的现象。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现在的建筑设计都是有特定的软件的,但是毕竟不是实景,可能本来画好的方案,等到建起来,才发现尺度大了。只有自己动手,才知道怎么建设。任老师说,他的培训班环保主义者和包工头都不感兴趣,反而是建筑师和教育者,给了他相当大的肯定和支持。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任老师的实践,基于的是浙江传统的夯土建筑。然而夯土建筑在全国的分布却并不止于长江以南,而是常见于昼夜温差大的地区,比如青海、内蒙新疆等地。夯土建筑的特点在于保温和隔热性能,可以使室内温度长时间介于昼夜温差的中值。然而青海的很多建设,要么是采用50年前的技术,无论承重还是强度均难以达到现在的要求,要么已经改成了钢筋混凝土,对资源的消耗很大,建设成本也高。因此在workshop中,除了学生之外,还有两位专程从青海过来学习最先进的夯土施工技术的建筑师,有一位一看就是典型的藏族,两人平时交流也都是藏语的。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人们往往觉得90后们娇气,或者就是觉得既然已经是大学生了,就不该从事“重体力”。两个带头的博士和海归原先也有这样的顾虑,但9天下来,她俩都放心了。学生们很能吃苦,也愿意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在最后的课程总结中,也会头头是道地反思“我把沙子加少了”等造成墙体开裂的现象。还有一个貌似是学结构和材料的学生,在讲解的时候还特意拿出数据比对夯土材料强度和钢筋混凝土材料强度的差异,最后得出结论,刚施工的时候夯土材料强度较差,但在静置1年之后,强度会高于钢混,甚至“大炮都未必轰得开”。于是再牵扯出新的讨论――钢混材料现浇了就能用,夯土却要等1年,这种劣势怎么弥补?

  安吉剑山,亲手夯一栋房子

  后来我也和任老师讨论过夯土建筑的采用问题。由于国家有部不分地域“一刀切”的建筑规范,国有土地上的建设施工必须遵从规范,而规范中并未提及夯土建筑的指标,因此“没法建”,只能建在农民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上。如果是宅基地建设,能够大胆采用夯土等“非主流”且成本不算低的技术的,也不可能是普通农民,就目前而言,只有民宿和乡村公共建筑最靠谱。虽然城里都在批判“资本对乡村的侵蚀”并且也在讨论替代方案,但不可否认的是,民宿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案之所以流行,显然是因为它同时也是最有效率的。那么,可以说民宿就是“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并不完美但却有效的开端吗?

  虽然剑山村就在安吉县城的一隅,距离县城中心只有7公里,但光污染却甚小,走在龙王溪上,是能够看到模糊的银河的。不只是银河,黑暗的树丛中,还有微弱的萤火。

PS:如果您喜欢旅游或者想找个同伴一起旅游的话,qq群(521274868)/关注微博(et59爱旅行)/微信(et59旅行者)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