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倡导探索、睿智、开放、分享的旅行态度。强调行动与思考力,不盲从、不流于表面。在旅行中认知真实世界,积极探寻自我。提供最有价值的旅行资讯以及最实用的旅行经验!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境内 A-tour 22℃ 0评论

摘要: 今天,我们不仅仅谈去哪儿的“事”,更多也是聊“骆驼帮”(去哪儿员工组织称号)的“人”。 【环球旅讯 曾宪天】2014年初,海南某五星级酒店渠道负责人潘佳加入了去哪儿,成为了广东地区的粤东区域经理,主要负责该区域高星级酒店的业务。 2016年初,去哪儿被…

今天,我们不仅仅谈去哪儿的“事”,更多也是聊“骆驼帮”(去哪儿员工组织称号)的“人”。

【环球旅讯 曾宪天】2014年初,海南某五星级酒店渠道负责人潘佳加入了去哪儿,成为了广东地区的粤东区域经理,主要负责该区域高星级酒店的业务。

2016年初,去哪儿被携程并购后,将高星级酒店业务整体“上交”给携程,潘佳也离开了去哪儿,加入了智慧景区B2B创业公司酷秀,担任华南区市场总监。

是的,潘佳便是接下来故事的主角,而我们今天,不仅仅谈去哪儿的事,更多是聊“骆驼帮”(去哪儿员工组织称号)的人。

去哪儿初印象:有点像“传销”

在加入去哪儿之前,潘佳管理着某五星级酒店的五百多间客房的销售,负责渠道对接,与携程、艺龙、美团、去哪儿等在线渠道商都有着十分深入的合作。正是因为这样的接触,她看到了不断崛起的在线旅游业

“虽然不是第一选择,但几经比较后我还是加入了去哪儿。”潘佳表示,2014年初正是携程与艺龙价格战最为猛烈的节点,而她作为酒店人并不认可价格战这样的竞争方式。而据环球旅讯了解,此时去哪儿虽然做了一些布局和准备,但还并未高调宣布加入价格战,俨然一股“清流”的姿态。

潘佳认为,携程与艺龙在价格战期间,与酒店的关系属于较为强势的“绑架式”流量合作,而去哪儿更多是为酒店提供营销解决方案。即不建议酒店粗暴用低价换取间夜量,而是利用去哪儿的技术支撑,从具体运作、运营、销售等方面着手调整。另外,潘佳在五星级酒店工作期间,也见证了去哪儿海南团队从一个人开始逐渐壮大的过程,这些都促使了她最终加入去哪儿“骆驼帮”。

“去哪儿的‘口号式’早会颇有一种‘传销’的感觉。”潘佳笑称,还清楚记得入职去哪儿后的第一次早会,大家喊着十分具有“杀伤力”的口号。

其实实际来看,去哪儿在2014年的发展走向,与潘佳的判断有着些许偏差。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后,一直以机票业务为核心的去哪儿,将酒店业务增长作为了提升自身市值的动力。约半年时间,去哪儿扩大酒店直签团队,快速抢占市场,推动了在线旅游业价格战白热化的进程。

而艺龙将度假等业务砍掉,在酒店业务上孤注一掷,并且最先将线下营销全部砍掉、专注线上,目标是在酒店在线预订领域超越携程,成为第一。而携程一直作为在线旅游“老大哥”的地位,自然是保持跟进,死磕到底。

在去哪儿入局后,2014年的在线旅游业,价格战十分惨烈。看看当年这三家对于价格战分别做出的表态就知道了。

携程:我们将拿出10亿打价格战。

艺龙:每年亏损2亿正是我们的优势。

去哪儿:我们不怕打价格战,而且可以旷日持久地竞争下去。

“在去哪儿的经历,让我更加懂得如何面对变化,提升效率。”虽然以酒店人的身份来看,潘佳并不认同价格战。但作为去哪儿的一员,价格战对个人及团队带来的高压、高效的工作要求,着实给习惯了高星级酒店“安逸”式工作的她上了一课。

“潘老师这个称呼 是去哪儿留给我的”

“以前在酒店,政策执行下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潘佳表示,在酒店工作时,更多地是被动接受方案和政策,按照指示执行就好,这些方案和政策的变化频次也很低,工作相对比较轻松和安逸。

潘佳也表示,在去哪儿则完全不同,因为这些方案和政策都是根据大数据的结果来调整和改变,所以一天变化好几次都有可能。她也从最初的不适应,不理解很快进入了去哪儿的节奏,因为她在工作中也确实发现,几乎所有的变化和调整都是适应业务发展的,作为去哪儿员工,必须学会面对和接受。

另外,潘佳在酒店时只需要对接二十多个分销渠道,而在去哪儿,则需要面对数百家酒店,处理不同酒店的问题和诉求。如何更合理地分配时间,安排和处理工作,也是她在去哪儿工作期间积累到的重要经验。

“我很感谢自己在去哪儿的这段经历。”潘佳说,去哪儿真的是很聪明地在用人。

去哪儿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规矩,例如“三不问”、“大声说话”等。以“三不问”来说,指的是在团队协作,讨论方案、问题时,大家不会问“拍砖”者的身份、层级、动机、态度等等,而是紧紧围绕问题本身进行辩驳和探讨。这在潘佳看来,可以增强个人在团队中的“主人翁”式认同感,更好地发挥每个人在团队中的作用,释放团队更多的潜能。

而如今在酷秀的工作中,她更多对接的是国企“背书”的景区合作方。在具体合作中,他们需要更多地与上级沟通确认,几乎所有事情都需要“领导”来决策,团队其他成员没有任何自主权,更多是一种执行的角色。这与去哪儿这类互联网公司扁平化的管理,有着较大的反差。

“我也将去哪儿的这种企业文化,原封不动地植入到了酷秀团队中。”潘佳分享了一件有趣的事。她戴眼镜,看上去比较斯文,去哪儿的伙伴们就给她取了个“潘老师”的称呼。即便离开了去哪儿,她也一直将这个称呼沿用至今。

在入职酷秀后,她也把“潘老师”的称呼第一时间介绍给了新的伙伴们。“一个简单的称呼,可以拉近我与团队成员之间的距离。”潘佳说,创业团队里年轻人越来越多,让他们觉得没有芥蒂,能更加自由平等地表达意见和诉求,能更好地培养他们对于团队的归属感。

很显然,在这方面,“潘老师”比起“潘总”,效果要好很多。而在她看来,“潘老师”也不仅仅是一个称呼,更是去哪儿扁平化管理的理念植入在她心中的一个符号,难以割舍。

“另外我在去哪儿团队学到的品性,是狼性与谦卑。”潘佳说,这两个词看上去很矛盾,其实不然。狼性,简单来说就是确定目标后坚决不放弃,任何有益的合作都要想办法推进;谦卑则是在推进过程中,需要有经验的前辈提供帮助和建议,必须放低姿态去请教。 

潘佳表示,这两点让她在去哪儿得到了非常快速的成长和积累。她也认为,在携程、艺龙已经确立行业巨头地位的时候,去哪儿硬是拼出了一条血路,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同样离不开这些。

“不止是我,大家都很舍不得离开去哪儿”

在2016年初,去哪儿虽然将高星级酒店业务整体“上交”给携程,但也提供了许多其他的岗位和发展空间,让大家选择和转型。但仍然有许多“骆驼帮”的伙伴,带着不舍和无奈,选择了离开,潘佳便是其中之一。

潘佳表示,自己在高星酒店领域深耕多年,突然转型到其他不熟悉的板块,原本的工作经验难以得到运用,自己在去哪儿中可选择面变得十分狭小。

“没有CC(庄辰超)的去哪儿,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去哪儿了。”潘佳称,在去哪儿内部,普遍还是存在着对于庄辰超的“偶像崇拜”效应。庄辰超的离开,同时也带走了许多去哪儿人的“主心骨”,大家自然也都“无心恋战”了。

另一方面,由于去哪儿与携程之间十分惨烈的长期竞争,让许多去哪儿团队成员对于携程产生了成见,在那个时间节点,大家心中多少会有些输得“不服气”。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不服气”,在后来发生的滴滴收购优步中国时,也同样出现。即便收购已经发生,优步中国的员工仍然对媒体公开表示,“从来没觉得自己输给过滴滴”,“大部分人应该都不会进入滴滴,毕竟大家当初来优步,不是为了成为滴滴的员工”。

“绝大部分‘骆驼帮’的伙伴,不愿意离开。”潘佳表示,去哪儿的工作压力虽大,但工作氛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都很轻松,团队的整体凝聚力也十分难得。

她也坦言,在离开去哪儿后,其实“骆驼帮”大家之间的联系依然比较多。很多人两年间更换了几份工作,很难再遇到“去哪儿式”的工作环境和氛围,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潘佳回忆称,许多酒店合作方对于去哪儿的“出局”,团队成员的出走,也都表示惋惜和无奈。毕竟在携程、艺龙、去哪儿三足鼎立的时期,三方之间的竞争与制衡,也为酒店方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更为宽松和广阔的空间。

说创业 不仅需要热血 更需要能力

“微信、QQ上都有群,‘骆驼帮’的人都保有着良好的联系,有很多互动和资源分享。”潘佳表示,大家在群内都很活跃,有什么事也都会积极响应。例如她在创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和困惑,也都会向去哪儿的前辈们请教。

她也坦言,在离开去哪儿的这群“骆驼帮”伙伴中,选择创业的仍然只是少数,大多数人依然选择在OTA和酒店之间“游走”。

而谈到为何选择酷秀这家智慧景区B2B创业公司,她也坦言,其实早在自己加入去哪儿前,酷秀的创始人团队就曾向她抛出过“橄榄枝”,但她自认为能力不够,暂时放下了加入酷秀团队的想法。

“创业不能只凭一腔热血和天马行空的想法,务实很重要。”潘佳表示,不断积攒能力、经验和资源,做到能独当一面,才能承担创业的各种风险。

在她看来,酷秀所做的事,恰恰是近年来国家大力推动的“全域旅游”领域,市场前景良好。而她与创始团队多年相识的契机,也会让以后的合作变得更有默契。

“酷秀专注为景区提供一站式营销解决方案,其中O2O业务应用场景集中在景区,涉及文化、会展、广告、票务、金融、酒店、线路等方面。”潘佳称,这份工作很有挑战性,也很新鲜刺激。她也表示,目前她主要负责酷秀在华南以及海外的景区门票资源拓展、对接,以及整体酒店业务的开发、团队建设等内容。

关于酷秀的发展,她介绍称,在度过了旅游业“资本寒冬”所带来的困难期后,酷秀已经和中信、百度展开了深度合作,分别成立了景区管理公司来共同拓展业务。与此同时,酷秀也推出了“美景秀”智慧景区管理平台,帮助景区摆脱传统仅仅依靠门票的单一营收方式,争取更多如异业合作等附加内容的创新,引入、整合和盘活更多资源来帮助景区开展营销。

很显然,作为去哪儿“骆驼帮”的一员,潘佳在怀念去哪儿经历的同时并没有停滞不前,而是选择了加入创业团队来重新启程

最后再说点什么

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点评、滴滴优步以及近期的前程无忧与拉勾……其实不仅仅是旅游行业,类似携程、去哪儿、艺龙之间的竞争与制衡的故事,似乎各行各业都在发生。

商场如战场,在惨烈的群雄逐鹿后,有人胜出,就有人悲壮出局,也有人不甘倒下,更多地则是默默无闻地当了陪衬,成为壮大这个行业的奠基石。

当然,对于行业间的分分合合,作为个体参与其中的他们,或许更多的只能当个看客。赞美和鲜花,壮语与豪言,也许能带来短暂的兴奋,但“药效”褪去后,往往只剩下感慨和叹息。

不过,即便璀璨耀眼的聚光灯照耀不到舞台下的他们,即便他们也无法左右企业大局的发展,可他们一样活得精彩,年少轻狂,一腔孤勇;鲜衣怒马、快意恩仇。

其实,去哪儿这家企业的发展经历,以及其搅动的在线旅游“大时代”,已经被剖析得足够清晰、透彻。而在这“大时代”背后,类似去哪儿“创业系”的故事五味俱全,同样值得细细品味

无论投身创业还是走向另一个新的职业阶段,这些“骆驼帮”们在一声叹息后并没有“空悲切”,而是重新启程。这正如罗大佑曾经写下的一句歌词:“不做点缀大时代的泡沫,不怕守住理想的寂寞,不在人海,沉沦,沉没。”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价格战的始与终 也是她去哪儿生涯的聚与散|去哪儿系创业者

PS:如果您喜欢旅游或者想找个同伴一起旅游的话,qq群(521274868)/关注微博(et59爱旅行)/微信(et59旅行者)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