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倡导探索、睿智、开放、分享的旅行态度。强调行动与思考力,不盲从、不流于表面。在旅行中认知真实世界,积极探寻自我。提供最有价值的旅行资讯以及最实用的旅行经验!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境内 游上玩水 15℃ 0评论

原标题: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摩洛哥突尼斯探秘旅行之四

马拉喀什,摩洛哥南部地区的最大城市,也是摩洛哥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古都之一,因为城市内几乎所有建筑均采用赭红色的岩石垒砌而成,因此被誉为“红色之城”,在阿拉伯语里,“马拉喀什”就是“红颜色的”的意思。马拉喀什的建城历史以可追溯到公元1062年,中世纪时期,这个地方曾两度成为摩洛哥王国的首都,近1000年的建城史,让马拉喀什这座北非古城幻化出的“夺目色彩”,让人惊喜,也让人迷恋。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说实话,马拉喀什这个地方给本老头的感觉太不错了。在我心里,它不仅演绎着北非特有的“五彩缤纷”,更是将传统的阿拉伯风情诠释的“淋漓尽致”。据说,马拉喀什是欧洲人最喜欢的旅游城市,在城内的大街小巷,在著名的巴西亚王宫,在别具特色的伊夫圣洛朗私人花园,尤其在不眠的杰马·埃勒·夫纳广场,都可以闻到欧美人的味道。摩洛哥被称为欧洲的“后花园”,在我心里,马拉喀什绝对是这个“后花园”内最精致、最唯美的“内院”,欧洲人蜂拥而至也就不足为奇了。那么,马拉喀什都有什么故事呢?在回味这段旅行时,本老头觉得,还是用两篇旅行日记重温马拉喀什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吧!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下面这个地方就是马拉喀什最著名的巴西亚王宫,也是本老头在马拉喀什观光的第一个地方。巴西亚王宫建于19世纪,是一座典型的北非阿拉伯传统宫殿建筑。尽管历史不长,但整个王宫却带着浓郁的中世纪风貌,既有伊斯兰建筑艺术的特色,又蕴藏着欧洲的建筑风格。整个王宫占地8000多平方米,包括多个花园和“亭台楼阁”。最有意思的是,所有房屋几乎都建在庭院的四周,所有窗户都朝向中庭院落。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巴西亚王宫的院内建筑大多采用对称、垂直和叠拼的结构,地面采用陶瓷或大理石碎片拼接出各种图案,各扇大门完全用整块木料制成,房檐和窗棱雕刻的花纹图案,堪称精美绝伦。天花板的彩绘色彩斑斓,各房间内的青铜吊灯极尽奢华。宫殿、花园、喷泉、绿植,将巴西亚王宫演绎得分外靓丽。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其实,这座巴西亚王宫在19世纪刚刚初建时,是宫廷中一位大臣的宅邸,这位大臣死了之后,当时的摩洛哥苏丹也就是国王穆莱·哈桑一世觉得这个小园子太过唯美,便将它收归己有。国王也是不讲道理呀!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走进这个巴西亚王宫的庭院内,让本老头瞬间想起了在西班牙的旅行。虽说这个巴西亚王宫规模不大,但整个宫殿的建筑和装饰风格,与西班牙南部塞维利亚王宫和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的风格几乎完全一样。这就又让我想起了摩尔人曾经统治西班牙700多年的历史,摩尔人就是北非的穆斯林。1492年西班牙统一之后,摩尔人才撤回到了北非。尽管巴西亚王宫的历史只有一百多年,但它依然延续了北非摩尔人的建筑风格,而且建造的非常精致。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在巴西亚王宫内,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下面这几张照片就是一群来自墨西哥的小丫头。本老头的第一爱好,应该就是喜欢漂亮小丫头。同一群来自墨西哥的小丫头们来几张合照,本老头自然心花怒放啊!尽管同这些小丫头们没有一句交流,但“笑”就解决一切问题了!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下面这个地方是马拉喀什老城内最著名的古迹—-库图比亚清真寺。这个清真寺可是有太多故事了,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建造年代与西班牙塞维利亚大教堂是同一时期。塞维利亚大教堂有一座钟楼,而且本老头在塞维利亚旅行时还登上了那座钟楼。有意思的是,塞维利亚大教堂的那座钟楼与这座库图比亚清真寺的宣礼塔几乎一模一样。其实,塞维利亚大教堂最初是摩尔人统治西班牙时期兴建的一座清真寺,西班牙统一之后才改为天主教堂。塞维利亚大教堂号称欧洲第三大天主教堂,教堂主体建筑极其宏大,而且完全是欧洲传承的哥特式建筑风格,但那座钟楼却完好地保留了阿拉伯的建筑风情。当然,塞维利亚大教堂之所以著名,还被列为世界遗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哥伦布的陵墓就在大教堂内。那么,马拉喀什的图库比亚清真寺都有些什么故事呢?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图库比亚清真寺建于1195年,摩洛哥人说,图库比亚清真寺是北非最优美的建筑之一。据说,这座清真寺最令人惊叹的地方就是它的宣礼塔,当年在建造这座宣礼塔时,工匠们在粘合石块的泥浆中搅拌进了近万袋名贵香料,这便使宣礼塔可以散发出浓郁的芳香,因而,摩洛哥人也叫它为“香塔”。有人说,现在依然可以闻到高塔散发出的香味。不过,我们在清真寺外参观时正下着大雨,自然也就没能走近它。图库比亚清真寺还有一个奇特的地方,据说,在清真寺内有垂直于麦加朝圣方向的17道柱廊,而且,在神龛凹室和建筑两翼的周边都有采光槽,里面的木结构蜂巢状立体雕饰可以放在很低的位置,这种独特而美妙的设置,在以后摩洛哥的建筑中再也没有出现过。说实话,对于清真寺内的这些奇妙装饰,本老头是特别感兴趣,可惜的是,非穆斯林禁止入内。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下面这个地方叫“不眠广场”,它的学名叫杰马·埃勒·夫纳广场,也是马拉喀什非常著名的地方。它位于马拉喀什的麦地那区,也就是老城区,既是市民广场,也是一个大市场,广场的入口处就是著名的库图比亚清真寺。每到夜幕降临,广场便热闹起来,各种食肆、货摊搭满整个广场,耍蛇和各种传统的演艺表演吸引着来此观光的游客,广场四周则被两三层的小餐厅咖啡吧包裹着,整个广场散发着传统和悠久的伊斯兰风情。在本老头心里,这地方应该是了解摩洛哥民风民俗的最佳“博物馆”。临近傍晚,本老头走进这个地方,开始用相机记录广场内的一切。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不眠广场”因夜晚的欢闹而得名,广场周边,街巷交错,房舍稠密,摊铺林立,人头攒动。而广场内,却是“堆满”了无数个人群围起来的小圈圈,喜庆欢快的歌舞表演,逗趣滑稽的杂耍特技,惊险刺激的耍蛇玩闹,还有那些大声叫着“您好”、“您好”的摊主们,无一不在勾引着游客们兜里的“银子”。我就寻思,这些摩洛哥人怎么会知道本老头是中国人呢?在广场内闲游,最令我记忆犹新的,便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浓烈烤羊肉和烙面饼的香味,那些布满广场四处的露天饭铺,带着当地特色的小吃棚,占满了广场的一大半。那些裹着黑白头巾、身穿长袍的阿拉伯人,拥挤在狭窄的街巷之中,似乎在呈现着中世纪北非城市繁华市井的画面。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夜幕降临,我们前往马拉喀什入住的酒店,那是一个特别带有阿拉伯风味儿的大酒店。走进大厅,一位身着阿拉伯传统服装的老哥,正在手捧一个阿拉伯传统乐器,演奏着一曲非常好听的阿拉伯传统乐曲,老哥旁若无人地自弹自唱,仿佛早已陶醉在乐曲之中。本老头顾不上安顿行李,便凑到老哥跟前开始欣赏他。一曲弹罢,本老头鼓掌谢意,并拿出20第纳尔递给老哥,以表我的尊敬之情。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下面的照片是我们在马拉喀什入住的酒店。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马拉喀什,演绎中世纪北非城镇风貌的“红色之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PS:如果您喜欢旅游或者想找个同伴一起旅游的话,qq群(521274868)/关注微博(et59爱旅行)/微信(et59旅行者)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