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倡导探索、睿智、开放、分享的旅行态度。强调行动与思考力,不盲从、不流于表面。在旅行中认知真实世界,积极探寻自我。提供最有价值的旅行资讯以及最实用的旅行经验!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境内 A-tour 15℃ 0评论

原标题: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玉溪街是昆明建城1200多年来第一条以专县名字命名的街道。玉溪街在哪里,规模如何,经营什么物产……除了早年见过、逛过玉溪街的老玉溪外,现在很少有市民能讲得清、道得明。可以说,玉溪街是玉溪籍的官员、学子、商人、小贩、旅人聚集的地方,也是玉溪人走向省城、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支点。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玉溪小吃

玉溪人来到昆明,把玉溪坝子里传统的饮食文化带到了省城,玉溪的小锅米线、鳝鱼米线、卤饵块、白斩鸡、冬瓜蜜饯等名小吃正是在那个时候名扬省内外的,同时玉溪的大厨也得以一展身手,将煮、炖、炒、爆、蒸、烩、卤、烧等技艺发挥到了极致,把一份份精细、新奇以及色、香、味、形上佳的饮食带给了省内外各行各业的食客,从此玉溪街声名远播,玉溪美食誉满春城。

李鸿祥倡议创建玉溪街

在明清两代昆明城的老地图上,你还找不到玉溪街。大约到了清末,一批玉溪的商人来到省城淘金,有了积蓄后,就在昆明老城南城门口、忠爱坊西侧买了一块地,建盖房屋,除了部分用于居住外,大多用于出租,这可能是玉溪人开发较早的一批“房地产项目”,也是玉溪街的雏形。到了民国初年,玉溪籍杯湖人、重九起义元勋功臣李鸿祥先后出任云南军政府的政务厅长、民政长(相当于后世的省长),在他的倡议、指导下,玉溪旅省同乡会开始筹建玉溪街。1920年,新兴商场建成,分上下两层,有近150间铺面,大多租给玉溪籍的商人经营棉纱布匹生意。按玉溪地方志的记载,这一时期,玉溪著名的纱绸商号文兴祥、逾裕庆、永顺祥、杨元盛、义兴隆、元盛号、宝鑫号、恒丰利、恒茂号、源兴利、注盛号、重义丰等都在玉溪街开设了分号。新兴商场的建成,标志着玉溪街正式诞生了。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昆明老城玉溪街示意图 计丕华 绘

玉溪街由横街和直街组成,呈“丁”字形,宽两米,总长三四百米。直街较短,与顺城街相通,街上店铺主要经营土布、小帽、纸伞、油布。横街西至布新小学,东与近日公园相通。著名的玉溪大道生布庄开在顺城街的街头,那是一栋三层砖木结构的楼房,临街三个铺面,非常气派,与玉溪街的其他土布商号相邻。布新小学原名忠爱小学,其是大道生出资设立的。

按照李鸿祥最初的设想,玉溪街除了推广玉溪土布外,就是把玉溪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出来,让那些贫苦家庭增加一点收入。后来,玉溪土布因经济实惠在昆明热销,深受当地群众喜爱,这也悄然带动了“玉溪小吃一条街”的兴起,这可能是李鸿祥没有预想到的。

在玉溪街横街上,小锅煮品成了主角,这些小吃店都是玉溪人开的,以周记、颜记两家最为食客青睐

玉溪人用的小锅是清一色的紫铜锅,擦洗得红光锃亮的,炉子里的炭火烧得旺旺的,顾客上门,点了小锅米线,就把筒子骨的高汤舀入锅中,等汤沸了,依次加入韭菜、发水腌菜等作料,接着是“帽子”,鳝鱼、杂酱、焖肉……应有尽有,最后加入米线,起锅后,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米线就端到了客人面前。在玉溪街,最受欢迎的小锅煮品是鳝鱼小锅米线和泥鳅小锅米线。只因小锅米线声名远扬、食客众多,故有人将玉溪街戏称为“泥鳅洞”。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鳝鱼米线

玉溪街的小锅除了煮米线外,还有面条、卷粉、饵块,食客想到的都可以在小锅里煮,当时的小锅卤饵块就是一绝。入夜,玉溪街上家家点起了电石灯,食客的兴致依旧不减,吃过小锅的,可以换换口味吃大锅米线,汤是上好的土鸡汤,鲜香无比,“帽子”有鸡肉、白肉、脆哨等,再加入韭菜、葱花、豌豆尖,一碗大锅米线就做成了。在玉溪街上,大锅煮品以庄记最受欢迎。夜宵摊上,除了卷粉、米线煮品,卤菜、凉鸡来一盘,打二两白酒,慢慢品味,是很多老昆明的一种享受。玉溪人做的破酥包子算是一绝,个大、皮酥,垫在荷叶上叫卖,面香、馅香、荷叶的清香让路过的食客欲罢不能。大的食馆之间,还夹杂着一些小吃摊,蒸糕、汤圆、甜白汤、烧豆腐等各种小摊也常常围坐着大批食客。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名人与玉溪美食

抗战期间,云南成了中国的大后方,为躲避战乱,很多同胞辗转来到昆明,特别是西南联大等名校来云南办学后,边远落后的昆明城开始有一些繁荣的气象了,我国近现代很多知名人士就是从这时与玉溪美食结缘的。

我国著名作家汪曾祺于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来到昆明,一住就是七年。玉溪街的蒸菜给他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他在散文《昆明的吃食》中写道:

“玉溪街有一家玉溪人开的饭馆,只卖蒸菜,不卖别的。好几摞小菜,一屋子热气腾腾。蒸鸡、蒸骨、蒸肉……‘瓤(读去声)小瓜’甚佳。小南瓜挖去瓤(此读平声)塞入切碎的猪肉,蒸熟去笼盖,瓜香扑鼻。这家蒸菜的特点是衬底不用洋芋、白薯,而用皂角仁。”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在《人间草木》一书中,汪曾祺写到了玉溪街的白斩鸡。

他说:“昆明的白斩鸡也极好。玉溪街卖馄饨的摊子的铜锅上搁一个细铁条篦子,上面都放两三只肥白的熟鸡。谁要,即可切一小盘。昆明人管白斩鸡叫‘凉鸡’,我们常常去吃,喝一点酒,因为是坐在一张长板凳上吃的,有一个同学为这种做法起了一个名字,叫‘坐失(食)良(凉)机(鸡)’,玉溪街卖的鸡据说是玉溪鸡。”

汪曾祺在西南联大上学时,常常带着他的老师、著名作家沈从文逛玉溪街。有一次,他们在玉溪街的一个米线摊上坐下,要了一盘凉鸡,又从附近茶馆里借来盖碗,打了一碗酒,慢慢地喝起来。沈从文酒量不好,只用盖碗盖子喝了一点,其余的都被汪曾祺一人喝了。多年后,他们聚在一起,还能想起玉溪街上这段悠闲的时光

除了到玉溪街外,沈从文还喜欢去文林街20号对面的一家米线铺吃一碗米线,有时会叫老板在米线里加一个西红柿或打一个鸡蛋。据后代学者考证,上世纪三十年代,玉溪人瞿绍忠从玉溪来到文林街,用白布搭棚,售卖玉溪米线,后来铺面扩大,起名“同盛园”。沈从文经常光顾的正是这家同盛园。除了沈从文,经常光顾这里的还有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常委兼主席梅贻琦及其夫人,西南联大教授黄钰生、潘光旦、查良钊等。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著名诗人周良沛印象中的玉溪街“整条街都卖小锅米线、小锅饵丝”。

在《阿诗玛在哪里》一书中,他回忆道:“一条街,没有谁家点灯,炉火像节日大蜡烛抽着气响地蹿着绿色火苗,让一条街都在暖色的红光里。掌勺此起彼伏地敲着小铜锅,矮桌矮凳摆满一头就有出口的街心,辣味爆着油香的小锅米线,吃得心头总是暖烘烘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玉溪街依旧繁华。诗人白桦那时还是部队里的一位文学青年,著名作家冯牧则留在了云南边防军中工作。白桦与冯牧每次在昆明相遇,常去的地方就是玉溪街,经常一起蹲在玉溪街的地摊周围,蘸着辣椒吃烤臭豆腐。

1954年,昆明地方政府拆除城墙,修东风西路,玉溪街东廊和北廊同时被拆除,玉溪街的大部分店铺都歇业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昆明旧城改造,玉溪街彻底消失了,原址上建起了新百货大楼,往日的玉溪美味也只能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了。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玉溪风味正是以玉溪街为支点,一步步为省内外食客认可、接受。很多玉溪人从此走出玉溪坝子,传播玉溪味道。除了上文提到的同盛园外,1923年玉溪人戴应德和女婿范云鑫在羊市口经营德鑫园;玉溪人赖八在翠湖公园大门附近开设少白楼,专门制作和出售破酥包子,后又在玉溪街开设陶然亭,既卖茶又卖破酥包子;延续至今的百年老店建兴园,则售卖过桥米线和卤菜……这些老字号都是玉溪人最先经营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才纳入公私合营。

民国时期 玉溪美食就在昆明“圈粉”无数

过桥米线

玉溪籍著名经济学家朱应庚教授在谈到玉溪街的存在意义时曾说过:“民国初年建成的玉溪街,是昆明当时唯一的一条饮食街,其热闹程度不亚于正义路、晓东街、南屏街。窄窄的街面两边摆满了饮食摊点,从早到晚人来人往,趋之若鹜,人们以到此一饱口福而为快事。这一盛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说明了玉溪风味在云南饮食文化中的地位。”

(来源:玉溪市旅发委官方微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PS:如果您喜欢旅游或者想找个同伴一起旅游的话,qq群(521274868)/关注微博(et59爱旅行)/微信(et59旅行者)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